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凑巧(一更贺萌主手术刀)

作品:大数据修仙|作者:陈风笑|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19-12-03 04:08:52|下载:大数据修仙TXT下载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断刃真人先问了一句岳青的情况,算是个幌子,然后非常干脆地发话,“我派封真人已经是多年的金丹巅峰,凝婴在即……”

  “慢着,”冯君制止了他的话,虽然这是非常不礼貌的,但是他也顾不得了。

  他的脸一沉,面无表情地发话,“执掌真人,你确定接下来的话……我合适听?”

  “有些东西,不知道比知道要好,而且,请不要以为,我是可以随便被处理掉的。”

  “你已经两次打断我的话了,”断刃真人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如果不是知道你不好对付,我会这么容忍你吗?至于说你担心的灭口之类的,不可能发生……”

  “我青罡能灭任何人的的口,也不会对你动手,否则只门外那两家,就饶不了我,而且,医者父母心,有些秘密对推演者来说,就不该是秘密,说清楚了,才更能保证推演效果。”

  算个懂事的,冯君听得点点头,做出一个请讲的手势。

  “封真人正当壮年,凝婴不存在任何的勉强,”断刃真人先是吹了一波封毅书,“他为了保证成功率,还将凝婴时间向后推延了十余年。”

  冯君点点头,心里却是苦笑,我这是……吃了原告吃被告?

  断刃真人的话还在继续,按他的说法就是,封毅书打算在五到八年内凝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心性有些不宁,有种凝婴机会正在远去的感觉。

  他希望冯君能帮封毅书推演一番,看能做出些什么补强事宜。

  冯君迟疑一下,缓缓摇头,“没见到人,我什么都不会说,一切都要见到人再说。”

  断刃真人迟疑一下发话,“冯山主可否随我走一趟?”

  “抱歉,这个不可能,”冯君很干脆地摇头,然后一指行在外面,“这么多真人聚在白砾滩,可不是闲得没事,他们是在保护我,如果我跟你走,他们的保护也许会变成攻击。”

  断刃真人当然知道这个,没有谁能在白砾滩把冯君强行带走,别说金丹了,真仙都未必做得到,所以他耐心地解释,“不是去青罡派,而是去鸣砂坊市,并不远不是?你也可以邀请几名真人同行。”

  他自觉诚意挺足,条件开得也不错,殊不料冯君一翻眼皮,哭笑不得地发话,“执掌真人,我倒是邀得动门外的真人,但是你确定,要让他们也知道一些事情吗?”

  我还真把这茬儿给忘了,断刃真人也苦笑了起来,“这不是没办法吗?你太重要了,请动你太难了。”

  冯君摇摇头,却是一本正经地发话,“其实吧,我最讨厌求推演的人摆架子,想推演就来,不想推演就别来,我从来不上门推演。”

  然后他的眉头又一皱,“鸣砂坊市……那里能有多安全?正经是白砾滩这里,不算其他真人,光是青罡就有执掌和岳真人两名强金丹坐镇,封真人又担心什么?”

  封毅书还就是担心岳青啊,断刃真人心里明镜一样:如果岳青不在白砾滩,封毅书肯定直接就跟自己来了,哪里会躲在鸣砂坊市不敢过来?

  不过听冯君这么一说,断刃真人又觉得,自己有点先入为主了——没准岳青愿意顾全大局呢,自己和封毅书疑神疑鬼,只不过是心里有鬼罢了。

  于是他微微颔首,“那我考虑一下,主要是封真人不想张扬,你也别说出去。”

  冯君笑着点点头,“执掌真人放心好了,想吃推演这口饭,首先就是要口风严谨,心里藏不住事儿,谁还找你推演?”

  断刃真人亲自把冯君送出行在,一转身去找岳青了,别人看到冯君跟断刃真人说了点私密话,却也没有打听的兴趣,只要冯山主能安然出来,其他都不是什么问题。

  断刃执掌和岳青说话,则是至始至终地开着灵气罩。

  执掌说话非常直接,“我跟冯君商量好了,其他的风毒弟子也能来推演,别的疑难杂症也可以考虑……这件事交给你来完成,有问题没有?”

  “没有,”岳青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简练,“我可以常住这里,不过灵石要派里出。”

  “肯定不会让你自己出,”断刃真人淡淡地回答,紧跟着就说一句,“我打算让封真人来这儿一趟,让冯君帮着推演一下凝婴。”

  岳青怔了一怔,脸上的表情有点怪异。

  刚才旁听对话的人也有他,他甚至假设过,如果断刃执掌对冯君动粗,自己该如何选择。

  他想像的极端情况没有发生,而听到那些对话之后,他对执掌所说的“私密事”有假设。

  然而,虽然有过假设,但是当假设真的成为现实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生出一种“荒唐”的感觉——该说这封毅书有眼力呢,还是说没眼力呢?

  他表情怪异,断刃真人却是不以为意——说到封毅书,岳青表情正常才算奇怪。

  等了一会,他有点不耐烦了,“你是个什么样的意见?”

  岳青毫不犹豫地反问一句,“我的意见重要吗?”

  “别这么毛躁,”断刃真人摇摇头,然后沉声发话,“如果他能尽快凝婴,派里就有更多的资源给你了,明白不?”

  岳青依旧非常简单地回答,“我只要自己该得的。”

  断刃真人心里明白,岳青和封毅书对资源的要求冲突时,派里一般会倾向于封毅书,所以他沉声发话,“是你的早晚是你的,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别让人看了笑话……明白吗?”

  岳青待理不待理地哼了一声,很不以为然的样子,断刃真人却是松了一口气——别小看这一声哼,岳青如果不打算买账,打死他也哼不出这一声。

  断刃执掌联系封真人去了,岳青却是找到了孤月真人,“问你件事,冯君是不是能推演凝婴……你一直找金丹杀,是为了得到这个机会?”

  孤月真人这个火大,“断刃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你算老几?”

  岳真人看着他,淡淡地发话,“我现在把你打成重伤的话,你还有机会凝婴吗?”

  孤月真人好悬没被气疯了,不过他也知道,岳青这家伙是真的不讲理,而且实力超强。

  孤月作为金丹巅峰,也不怕他,但问题在于,岳青不怕受伤,他可是不想受太重的伤。

  修者在抱丹和凝婴之前,必须要保证身体的各个部分都处在完美状态,调整不到最佳状态,千万别冲阶。

  孤月担心的就是这一点,而岳青问的也是这个——你丫一旦受伤,养个百八十年的,还能凝婴吗?

  孤月不想动手,但也不可能认怂,所以他冷冷一笑,“旁边就是冯山主的行在,你偏偏来找我,是故意找茬吗?”

  这话有示弱的嫌疑,不过他能从道义上占了上风,出手就可以狠辣一点,甚至能直接放大招,倒也不能说是真的软弱。

  岳青则是非常耿直地回答,“我找他问,他要收灵石。”

  曲涧磊等人可以作证,冯君收岳青的灵石,绝对不手软,他们都是亲眼目睹了的——而且收的还都是中灵。

  孤月真人好悬没气得笑了,“你问他问题要出灵石,我就有义务白回答你?想要我回答?可以……拿二十中灵来!”

  岳青看他一眼,转身就走,“那我问你干啥?”

  众目睽睽之下,他走到冯君的行在前,抬手拍门。

  “这家伙是不是有病!”孤月忍不住翻个白眼,倒也不怕对方听去,“直接找对的人就行了,居然看我好欺负?我再年轻一百岁,不揍出你屎来。”

  其实岳青找冯君,根本不易为了问这个问题,他是不想让断刃真人怀疑,自己私下接触了冯君,否则以执掌的脑瓜,没准会怀疑,他跟冯君说了些什么。

  现在封毅书马上要来了,断刃真人对他始终有提防,岳青肯定要找个其他理由,跟冯君接触一下。

  进了行在之后,他问的依旧是“能否推演凝婴几率”的问题,“如果是的话,我也打算去找个金丹高阶来杀。”

  冯君心里明白,这是个幌子,岳青是不放心自己对封毅书的态度。

  所以他笑着回答,“这种事啊,不要过分解读,顺其自然就好,何谓推演?万物都可以推演,但是没有谁能保证,可以推演任何东西。”

  岳青听到这话就明白了,对方是暗示,确实不会帮助封毅书,其实他对冯君的为人,还是比较相信的,只不过这是他的心结,不问一问总不甘心。

  于是他又摸出二十块中灵来,“我希望能得到明确答案。”

  这就是演戏了!冯君有点想笑,心说自己如果跟别人说,岳青还有演戏天分,估计没人信吧?所以他微微一笑,“又有灵石了?抱歉,我在有把握的时候,才会收取灵石。”

  断刃真人回到行在联系封真人,沟通完毕之后出来,就听到了这样的消息,他忍不住苦笑着摇摇头,“这家伙……还真是想法多啊。”

  他直觉地以为,岳青不想听到什么好消息,所以先主动了解一下,花点灵石也无所谓——自家的这俩真人,仇恨实在太深了。

  (第一更,贺萌主漂泊的手术刀,月底了,大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