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三百七十章 惊人六问

作品:神级大明星|作者:半路出家人|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12-03 04:08:23|下载:神级大明星TXT下载
  正文

  “我去,还紧张,好激动这不知道接下来咱们刘老师又要给咱们抛出来怎样的问题!小手指动动,大脑快点开动啊众位!”

  “前面咱们说道,这《步辇图》是吐蕃王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入藏的事情,在这迎娶公主之前,曾有著名的‘五难婚使’的千古佳话……”

  “老师这个我们要听!”“没错老师,要求拓展,正好也多给我们点时间,让我们好多观察一下《步辇图》这样两幅画!”刘志远上面讲着,下面的学生嚎着,那热情高涨的样子听的瑞华的人此刻脸都绿的发黑了!

  “呵呵,好哇,既然你们愿意听,那我就在扩展一下……”一边的瑞华的人不仅仅是因为刘志远讲课下面学生的反响脸色不好看,而是他们发现无论学生任何的要求,根本难不住刘志远。

  任何方面,但凡是关于这《步辇图》似乎就没有他刘志远不知道的。

  刘志远本人和他们了解到的完全不同,虽然此刻一群人的表情真是不好看,但是刘志远的能耐,一群人是实打实的真是了解到了,此刻他们只盼着能有什么重大的失误,这样刘志远所有的努力直接就会毁于一旦!

  这样一来这一次的学术交流他们就还是有翻盘的机会,不至于会输的那么难看,毕竟从开始到现在,他们专家级别的教授完全在被刘志远进行吊打!这样的举动,丢脸的可都是他们瑞华啊!

  “当时当时的大唐王朝,人民生活都非常的稳定,各个民族相处的也特别好,来自天竺,大食等多国使者来挑战,大家都想迎娶大唐公主来建立邦交,但是僧多肉少,唐太宗决定用五道智力题来考验使者,并从中‘择优录取’其中吧比较著名一道题目是如何分辨100匹母马和100匹小马之间的母子关系,禄东赞机智过人,让人先把母马和小马分开,给小马断粮断水,第二次再相聚,又渴又饿的小马纷纷跑向自己的母亲,难题解,吐蕃的使臣禄东赞凭借自己的聪明在考验中过关斩将,最终才有了胜利,也才有了来朝迎亲的这一佳话……”

  “古代人的智慧,真是相当牛皮的一个存在啊!”

  “可不是吗?只是听听那些名著典故就知道这些人的脑子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

  “我倒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典故啊,倒是有点意思,这吐蕃使者真是聪明。”

  “虽然我知道你嫌弃我这老头不胜其烦,但是我并不认为你讲述这些东西和解惑有关系,你讲述的指不定就是自己拓展的即兴小故事而已,这种事情你可以骗骗小孩子……”

  “那么问题来了!”两次三番,刘志远甚至这会儿怼苗祖群都觉得实在浪费自己的精力,干脆这边就提高了声调,对着人进行发问“第一,我想问的《步辇图》的历史真实性!第二,《步辇图》的艺术性和时代风格,第三,《步辇图》的书法题跋,第四,《步辇图》的印章,第五,《步辇图》的绢地,第六《步辇图》的常识性错误,现在来给我回答看看吧众位。”

  六问一出,别说现场的学生惊呆,连着在场的教授们也都愣住了。

  “这,这小子正在问的是在质疑历史?还在质疑这《步辇图》的真实性,这尼玛的问题可真是抛的够劲爆得!”

  “可不,我也算是在文学界纵横多年,不客气的说,关于公开课大小我最少也见过上千场了,优秀的教授,课程多如牛毛一样,但是我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让我震撼的刘志远这样的教授,怪不得圣德堡闭关多年猛地开始接受学术研究就直接将这刘志远给推了出来,那些抱着陈旧思想的人应该来看看这刘志远的公开课,无论这小子提出的质疑是否是绝对,但是勇气可嘉!”

  “江山代有才人出,这话真是一点也不假啊,如果瑞华的教授和学生真是聪明人的话,放下成见,好好的听这场公开课吧!”

  但凡是长了眼睛了,哪怕是眼睛瞎了的,现在也看出来刘志远绝非和苗祖群是一个档次的了,段位比这专家要高了去了。

  瑞华的人坐在这满是赞叹的圈子当中,学生的眼神频频朝着他们教授身上看着,几个教授却无动于衷,学生一瞬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低垂下了脑袋。

  几种情绪在下面的人潮当中蔓延,一群人嗡嗡声议论个不停,不管最开始众人是因为什么开始窃窃私语很快都被带入了这议论的声音当中,此刻已经不仅是学生在进行模拟回答,连着记者们也揣摩起来了刘志远提出的问题。

  副校长满意的看着这从未见过的公开课的火爆场面,笑的简直是合不拢嘴。

  刘志远留了五分钟给台下的众人,“怎样,众位现在心中有什么明确的想对我讲的答复吗?”

  一阵的议论声之后却没有人给出刘志远一个明确回复,见场下出奇的安静,刘志远笑道“那好吧,我在来问两个问题!”

  我擦不是吧?这六个还没解答清楚,这边刘志远居然还要再来?是不是逼疯他们?刘志远看到了一群人那震惊的样子,当时笑道“别紧张,我只是问问,让你们开动一下脑筋,当然如果你们回复不上来的话,最后我也会做出来解答的。”

  “噗,这圣德堡的教授怎么这么有意思!”因为紧跟着刘志远的节奏在走,瑞华的学生也没憋住因为刘志远的话直接笑出来,但是这笑声一出,当即就让他收到了几道尖锐的眼神。

  随着这眼神的出现,当时这学生赶紧捂上了嘴巴。

  “所以您这算是在逗我们玩儿吗?”

  “可不是吗?刘老师您这样可就有些太过了啊!”

  学生们在下面嗷嗷着,真样子真是将他们给吓得不轻啊。

  “所以您这算是在逗我们玩儿吗?”

  “可不是吗?刘老师您这样可就有些太过了啊!”

  学生们在下面嗷嗷着,真样子真是将他们给吓得不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