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77章 不确定性

作品: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作者:醉时眠|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5-27 15:31:18|下载:甜蜜暴击:我的恋爱时光TXT下载
  曹景同无法劝阻傅锦行,只好送他回家。

  原本一直围追堵截的记者们已经逐渐散去了,只剩下那么两三个,也不敢太过放肆。

  “如果有人想要挑战一下傅氏集团的法务部,可以继续用你们的方式来扰人清静。但我保证,牢饭一定不会太好吃。”

  傅锦行坐在车里,摇下了车窗,对着他们说道。

  在中海,傅氏永远都是惹不得的。

  没人不清楚这一点。

  一番犹豫之后,那几个记者终于怏怏地离开了,同时也扛走了长枪短炮,放弃继续拍摄。

  等傅锦行洗了个澡,换了衣服,仔细地刮了胡子,让自己焕然一新,他才去见慕敬一。

  相比之下,慕敬一就显得潦倒多了。

  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他都只能坐在椅子上,就算困得不行,也是坐着,闭眼睡觉。

  他身上的衣服皱巴巴的,散发着一股不太好闻的气味,下巴上全是胡茬,已经长出来了一片。

  记忆里,慕敬一从未像现在这么狼狈过。

  傅锦行也微微一怔,这才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我的本意并不是想要故意羞辱你。”

  他实话实说。

  但为了防止慕敬一跑掉,暂时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对待他。

  换句话说,慕敬一有这样的下场,也是自找的。

  “何斯迦到底出什么事了?”

  慕敬一一开口,就直奔重点,没有任何的废话,更没有任何拖泥带水的意思。

  傅锦行挑了挑眉:“人已经找到了,她没事,一切都好。”

  本以为能够瞒过慕敬一,但奇怪的是,他却压根就不相信。

  “我为什么要骗你?”

  傅锦行一口咬定,何斯迦一切都好。

  反正,慕敬一被困在这里,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

  那些看守他的人,绝对没有把何斯迦还没有清醒这件事泄露出去。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骗我,但我很确定,她出事了,而且,还很严重。”

  慕敬一狠狠地拧起了眉头,看得出来,他也同样感到十分困惑。

  沉默。

  房间里只有两个男人在面对面地坐着,谁也没有说话。

  “说吧,我能接受任何结果。”

  最后,还是慕敬一率先打破了沉默。

  “她没醒,谁都不知道她会在什么时候醒过来,也不确定她的大脑是否因为缺氧而受损。肖颂想要闷死她,我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停止了心跳。”

  傅锦行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因为他不想在慕敬一的面前失态。

  他做得很好,但慕敬一显然做不到。

  手铐被挣得咔咔直响,慕敬一想要站起来,他身下的那个椅子发出刺耳的声音,竟然挪动了一点点。

  被关在这里那么久,慕敬一从未表现出任何抵抗的情绪。

  直到此时此刻。

  “傅锦行,你他妈就是一个废物!死的人怎么不是你?你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好!”

  慕敬一恼怒地大吼道。

  “你骂得对。”

  面对慕敬一的破口大骂,傅锦行罕见地没有发火,甚至没有反驳。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她一定出事了!”

  慕敬一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他好像忽然失去了全部的力气,身体瘫软而疲惫,只能虚弱地喘息着。

  “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既然无法再瞒下去,傅锦行倒是想知道,慕敬一到底有什么神奇的本事,竟然能够猜到何斯迦出事。

  “别忘了,我们是兄弟。就算我不愿意承认,我也不得不接受自己能够感知到你的一切重要情绪的能力。换句话说,你的所有焦急,无助,自责,我其实全都知道……”

  慕敬一扬起了脸,幽深的双眼不知道看向了哪里,显得是那么的茫然,毫无焦距。

  这样的回答,属实是吓到了傅锦行。

  或者说,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有和慕敬一有心意相通的一天!

  这就好像火星撞地球一样可怕!

  “你觉得恐怖?当然,我也一样。甚至,我比你更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你不是问过我,对何斯迦到底是什么感情吗?我想,我爱她,是因为你太爱她,让我无时无刻不感受到这种爱。”

  如果换做是以前,就算有人拿枪指着自己的头,慕敬一也绝对不会说出这种肉麻的话。

  然而,人活在世,就是充满了这样或者那样的不确定性。

  慕敬一已经深刻地感受到了这种不确定性。

  他后悔,要是自己能够早一点向她表达这种情感,或许,有些事情就不会发生。

  起码不会发生得这么惨烈。

  他这一生,都在别扭着。

  出生,是别扭,长大,是别扭,遇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和弟弟,都是别扭。

  “我……我完全不知道,会是这样……”

  听了慕敬一的话,傅锦行几乎可以说是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可是,他又确切地知道,慕敬一没有撒谎。

  他没有必要在这种事情上再制造任何的谎言,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你照顾不了她,那就应该选择放手。和你在一起生活,她连起码的安全都得不到。我知道,你不可能放弃傅氏,那就把她交给我,我会带她去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

  慕敬一重新打起精神,他一开口,就是足以令傅锦行翻脸的话。

  “想都别想!”

  傅锦行怒道。

  他想,自己刚才险些被慕敬一给迷惑住了,居然对他产生了一丝怜悯。

  “那你想过没有,要是她真的变成了一个傻子,后半生要怎么过?这里的所有人都认识她,大家都知道,傅氏集团总裁夫人是一个脑子坏掉的女人!”

  慕敬一把双手握成拳头,重重地砸在了面前的桌面上。

  他一口一个“傻子”和“脑子坏掉”,完完全全地激怒了傅锦行。

  “闭上你的嘴!不要让我再听见类似的话,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傅锦行手背上的青筋全都迸起来了,一道一道,十分明显。

  “你之所以这么生气,难道不是因为我说得全对吗?你在心虚,你在害怕,你担心我说的那些情况,全都变成事实!”

  慕敬一的脸上毫无惧色,双眼更是直直地看向傅锦行,没有闪躲。

  两个人足足对峙了半分钟,谁也不肯落于下风。

  “把她的检查结果拿给我看。”

  蓦地,慕敬一把脸转到了旁边,算是转移了刚才的话题。

  “你又想做什么?”

  傅锦行不自觉地松开了拳头。

  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他总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情绪。

  想要接近他,想要信任他,但又充满了抗拒,每一次前进一步,就会下意识地后退两步,反而越来越远。

  “别忘了,我曾经救过你的女儿。”

  慕敬一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嚣张至极的笑容,面对傅锦行充满警惕的目光,他甚至还龇了龇牙,在挑衅他。

  “我不会再给你乱试的机会,你死心吧。就算中海治不好,我会带她去国外,总会有办法。”

  傅锦行无比干脆地拒绝,还摇了摇头。

  “但愿你以后也会这么说。”

  慕敬一目送他离开。

  傅锦行刚走出大门不久,就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说何斯迦终于醒了。

  他喜不自禁,但对方犹犹豫豫的语气却好像透露出了什么信息。

  “有话就说。”

  傅锦行还来不及高兴,就得知何斯迦的情况比之前预估得还要严重一些。

  她虽然醒了,但对外界的刺激却几乎没有什么反应。

  放下手机,傅锦行匆匆赶往医院。

  他被拦下来了,只能站在外面,隔着窗户玻璃,一脸茫然地看着一群人在围着何斯迦。

  “傅先生,傅太太的检查结果不容乐观,我们强烈建议你带她去国外碰碰运气,说不定会有好转的迹象。”

  繁复的会诊之后,几个专家在交流了意见之后,达成了统一意见。

  就目前国内的治疗水平来说,想要让何斯迦受损的脑区得到恢复,几乎是不可能的。

  “你们几位都是国内顶尖的脑科专家,难道连你们都束手无策吗?”

  傅锦行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在他看来,何斯迦的情况确实不好,但还不至于连尝试都不能尝试的地步。

  几个专家不约而同地以沉默来应对他的提问。

  “国外的医疗条件的确优于国内,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既然有更好的,还是抓紧时间,不要放弃治疗的可能。”

  最后,一个年纪最长的专家在沉吟片刻之后,开口说道。

  他们飞快地对视了一眼,悄悄离开。

  傅锦行把一只手撑在玻璃上,用额头抵在上面,感受到一片冰凉。

  他的心,犹如沉入深深的海底。

  难道,真的像是慕敬一说得那样?

  不,他不甘心!

  得知何斯迦清醒,警方又来了一次。

  但他们在看到她的样子之后,都不用傅锦行开口赶人,就默默地离开了病房。

  别说接受调查,何斯迦现在根本无法与人交流,甚至连思考能力都不一定具备。

  “肖颂现在在看守所,他说,想见一见她。”

  肖颂的律师刚一开口,就被傅锦行安排在病房门口的两个保镖给架了出去,狠狠地丢在走廊里。

  “你帮我转告他,一定要珍惜这段时间,因为这就是他活在世上最后的日子了。”

  傅锦行危险地眯起了眼睛。

  他知道,沈凉月还是不肯死心,她动用沈家的各种关系,在为肖颂的案子四处奔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