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四十章:大殿审问

作品:剑起云华|作者:文 / 顾归弈|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1-14 18:33:29|下载:剑起云华TXT下载
  手机阅读

  

  元虚真人看着宋北落还跪着,只见他双眼微闭,似不愿看到这幕景象,于是对宋北落与方候两人道“你二人且先退下,本座自会问个明白,如是属实,定罚不饶”

  “是,师尊”宋北落与方候两人同时回道,便退到了边上去。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品=书=网

  元虚真人神态威仪,侃然正色,大殿中两边的人群之间,只有顾南云一个人孤零零的跪在那里,只见他一副坦然自若的神情,眼中透露出一股纯正之色,丝毫没有紧张和畏惧。顾南云知道,他自问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地,行事光明磊落,对于此番被无故冠上这叛徒之名,那又有何惧,他始终相信,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

  元虚真人看向顾南云,道“顾南云,你入我剑宗已有数年了,这说起来本座还是看着你长大的,想你资质根骨俱佳,是块可雕琢的美玉,便是对你加以栽培,希望你以后会有一番作为。”

  “多谢师尊抬爱,弟子惭愧”顾南云拜道。

  元虚真人继续道“这几年来,你的表现一直不错,也是深得本座的喜爱。可你如今做出这等祸乱师门之事,这究竟是为何你太让本座失望了。”

  顾南云听后,深感无奈,他不知道如何回答,才能让殿中的这些人相信,沉默了片刻,他终于还是说道“回师尊的话,弟子是个孤儿,幸得宗门收留,才让弟子有了个安生之所。自拜入宗门那刻起,弟子便一直是循规蹈矩,深受师门教诲,云华剑宗对弟子的恩惠,弟子此生无以为报,绝不敢心存有二心做出那祸乱之事。”

  他又道“弟子是被冤枉的,还请师尊明鉴,还弟子一个清白”说罢,顾南云对着元虚真人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这下,元虚真人没有再说话,他心里想着着这事绝不简单,可一时也无头绪。

  正当元虚真人思索之际,那坐在殿中的鸿乾道人,他在一旁目睹了场中的这一幕,心里倒有些想法,想那顾南云年纪轻轻,心智未熟,仅凭他一人怕是很难会做出这等事情来,他的背后应该还有一个幕后指使,而且势力庞大。

  于是,鸿乾道人开口道“元虚师兄,依贫道之见,这弟子恐怕是受到了奸人指使,他背后必然还有一个主谋之人。”

  “鸿乾师弟说的没错,本座细想这事,颇为复杂,这就像是被人精心算计的一样,引导着我们一步步走入圈套中。”元虚真人双目闪着微光,大有感慨地说道。

  他说完后,在场中的卫疆站起身,对着顾南云,疾言厉色道“你这叛徒快说,你究竟是受了何人指使,主谋是谁”

  顾南云遭受着卫疆的一再威逼,他从容不迫,丝毫无惧色,回道“没有人主使我,我背后也没有什么人。”

  卫疆听着顾南云这淡淡的一答,到好像是他逼迫他一样,不免心中积满了怒火,脸上怒色更盛,气得转身就坐回了椅子上。

  这时候,坐在殿中的轩辕应龙,站起了身,他向着元虚真人一个拱手,又转过身面向顾南云,开口道“你口口声声说你是被冤枉的,那好老夫问你,刚才大会之时,你原本是在殿中的,但却为何自己一人偷跑出去老夫可是亲自看着你走出这个大殿的,而正巧就在这个时间段里,镇魔塔的法阵就被人破坏了,你将如何解释”

  轩辕应龙话刚说完,殿中又是响起一片嘈杂,许多人都纷纷指责着顾南云,要让顾南云说个明白。

  一直在场中观看的林旭,他神态平静,对于顾南云这事,他倒是以公正对待,并没有因为妒忌,而落井下石,尽管现在这事疑云重重,林旭相信事情总会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刻。

  片刻后,顾南云的情绪微有躁动,经他一番细想之下,他很肯定,这整个云华剑宗里,与他有仇怨的就是尹仲轩了,而今日之事,就是那尹仲轩故意栽赃陷害,想至他于死地。顾南云扭头扫视了大殿中的众人,先前给他传达消息的那个苍云峰弟子,已经不见了人影。

  顾南云轻叹了一声,并不想把尹仲轩约他青竹林见面的事给说出去,这一来他没有见着尹仲轩,无凭无据的;二来若是将这事说了出去,只怕会让事情变得复杂起来,指不定连他师姐贺兰儿也会被牵扯进其中。

  顾南云面对着众人的质问,无奈之下,他也只得编造出一个借口,随即道“回轩辕掌门的话,我那是有东西落在了凌云峰,所以这才走出了清华殿,待我把东西取回之时,没想到就碰上了这等事”

  顾南云说得很平淡,他那一双眼睛,清明纯正,毫无惧色的望着殿中轩辕应龙与元虚真人等人,仿佛他说的那话就是真的一样,丝毫没有在说谎。

  轩辕应龙轻哼了一声,怒色道“你说得倒是轻巧,可你出去的这段时间里,有谁来作证”

  顾南云面对着众人的再三质问,他知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哪怕现在自己说得再多,也显得苍白无力,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他。他现在,仿佛就像那茫茫大海中的孤舟一般,在翻滚滔天的巨浪淫灭下,正拼命的挣扎着。

  顾南云不再说话,他沉默了,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回答,眼看着气氛一再凝固,他要是再不答话,只怕就默认了这事是他做的。

  这时,站在边上的宋北落,色如死灰,眼中全是担忧之色,他这徒弟现在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会受到宗门的残酷刑法,轻则废掉一生修为,终身残疾,重则性命休矣,而以顾南云目前的情况来看,显然他是属于后者。

  场中,元虚真人瞳孔收缩,冷冷地道“你既已无话可说,看来你是承认了,来人”

  “等等”

  元虚真人话未说完,就被殿中一个清冽的女子声音给打断了,只见叶岚婧从左边的一排椅子上起身,决然而出,几步就走到了顾南云身边。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阵错愕,不知道这绝美的女子她想要干些什么。叶岚婧的师父素冥师太,看着这幕情形,脸上更是惊讶之极,她道“婧儿,你干什么”

  叶岚婧把目光望向素冥师太那处,脸上浮现出平和的笑意,道“师父,我没事。”

  素冥师太知道她这徒弟的性子,叶岚婧想要去做的事谁也拦不住,于是,也只得任由着她去了。

  叶岚婧脸色微有苍白,那一张清冷无双的面容淡然镇定,盈盈伫立,跪在她身边的顾南云,依稀能够听见她均匀的呼吸声,感受着她存在的气息。

  这刻,顾南云抬起了头,她低下头,两人四目相接,一眼万年叶岚婧眼波如水,从清冷转为柔情,给了顾南云一个安心的浅笑,顾南云凝望着身旁这个女子,没有说话。在场中任谁看了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一份真切与坚贞的情意,就在他两人的身上弥散开来。

  大殿中,叶岚婧面对着所有人投来的目光,虽有压迫之感,但她却丝毫无退缩之意,可她心中却越来越感到害怕,害怕她身边这个男子会受到伤害。

  而今,她没得选择,只得迎难而上,纵然是不惜余力,她也要维护于他,保护好他。

  叶岚婧向着元虚真人那处,躬身一拜,道“元虚掌门,昊清宫弟子叶岚婧,有话要说”

  元虚真人看着眼前的女子,神色坚定从容,一股清冷的气息凛冽袭人,想必她就是那素冥师太的高徒了,昊清宫能出了这么个拔群出萃的女弟子,也是极为难得。

  虽是如此,元虚真人的威势向来是无人敢扰,也只有她这样的女子,才敢于打断他的话。

  尔后,他冷冷道“好吧你且说来听听。”

  叶岚婧答道“多谢元虚掌门。”

  她继续道“我与顾师弟虽不是一派弟子,但他的为人岚婧自是清楚,想他一身侠肝义胆、正直善良。我与他下山一同探查邪教分舵时,顾师弟他古道热肠,为他人分忧解难,弥荒森林一役,奋然抵挡异兽突袭,与邪教妖人斗智斗勇,揭穿邪教阴谋,又曾在摩沼幻境中,舍己相救同伴,奋不顾身挡下獬豸xièzhi的攻击”

  叶岚婧说得那样真切,那样慷慨,只是希望在场的所有人都能理解,顾南云是被冤枉的,而场中这时也是一片寂静无声,只有她清冽的声音还在回响着。

  叶岚婧面色端然,果决地又道“岚婧愿以性命担保,顾师弟绝非那大奸大恶之人,他一定是被人陷害的,恳请元虚掌门仔细盘查”

  众人听罢,一时都被震住了,一片耸动。

  “叶师姐,你不用管我,你这又是何苦”顾南云面容上浮现出满满的感动之色,心疼地说道。

  只是,他这一说,叶岚婧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依旧站在他的身边,目光望向大殿玉石阶上元虚真人那处。

  接着,那还在殿中坐着的白昭策,在听到叶岚婧说后,再也忍不住了,想他这个做义兄的,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义弟蒙冤而无动于衷,又和那背信弃义之人有何区别。当下,白昭策心中认定,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他都会站在自己义弟的这边,与他共荣辱,一起面对。

  随即,白昭策霍然起身,他那高大的身躯走向了殿中央,来到顾南云身边。

  他拱手向着元虚真人道“叶姑娘说得没错昊清宫弟子白昭策,也愿意为我的义弟顾南云以性命作为担保,他是被冤枉的,还请元虚掌门三思。”

  这下,倒让整个殿中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那顾南云还有一个义兄,又是神烈堂的弟子,这一细想之下,关系又颇为复杂了些。

  在场中的轩辕应龙与卫疆两人,面色凝重,都生怕白昭策会因此而被牵连进去,现在想要叫白昭策回来,那是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可能的事了。轩辕应龙心中一阵郁闷,这和谁结拜不好,偏偏和那顾南云扯上了关系。

  紧接着,站在人群中江尧与贺兰儿两人,此刻也毅然冲了出来,他俩跪在地上,一同拜道“弟子也愿以性命为顾师弟担保,还请师尊开恩”

  江尧又道“我师弟是被冤枉的,他自小就在凌云峰长大,弟子很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绝不会做出谋乱之事,还请师尊您明鉴。”

  玉石阶上,元虚真人在面对叶岚婧与白昭策、江尧及贺兰儿四人的极力请求下,他一时也犯难了,这要是不加以处置,唯恐难以服众。

  就在此刻,站在元虚真人一旁的凌云峰掌座陆君崖,他缓慢地开口道“掌门师兄,诸位同道,老夫觉得这事有太多不明,颇为蹊跷。”

  他继续道“且不说顾南云的背后有没有主使之人,诸位有没有想过,如果这顾南云他破坏了法阵,确有谋逆之心,按常理他应该是远逃而去,却又为何离开了清华殿,又再复返难道是要回来认罪吗他这行为已经违背了常理,不符合逻辑。”

  陆君崖此话一出,在场之人立刻恍然开悟,议论不绝,竟一时也没想到这个点上来,纷纷点头认同陆君崖的说法。

  那呆在顾南云身边的叶岚婧与白昭策、江尧及贺兰儿四人,瞧见事情有了转机,面上都是露出了欣喜之色,再看站在边上的宋北落,他神情也放松缓了些,心里只期盼着他那弟子能够躲过这一劫。

  没过多久,在场中的方候面有疑惑,问道“那顾南云为何会离开清华殿,难道只是他说的去取东西”

  陆君崖听罢,“哈哈”笑道“顾南云走出这清华殿,那也是正常的,想来大会期间,总会有个弟子进进出出的,而不巧的是,刚好顾南云出去的这段时间与破坏镇魔塔法阵的时间吻合,这显然是有人要蓄意诬陷于他,所以,顾南云是被人陷害,我等且不可妄下判其之罪啊”

  卫疆听后,也觉得说得有理,便不再过问。接着,场中的方候也是大为不解,于是跟着问道“可弟子明明在镇魔谷看见的就是顾南云,这又做何解释”

  他说完后,殿中素冥师太气定神闲,这时笑着道“这世间之上,术法众多,或正或邪,且多如牛毛,不知道诸位可有听过一种叫作幻化术的异术”

  听素冥师太这一说,在殿中的苏明远向着素冥师太一拱手,他补充道“素冥师太的意思是,方才在镇魔谷中的那人并不是顾南云,而是有人幻化成了他的模样,以此来诬陷于他”

  素冥师太微笑着点头,道“正是”

  尔后,场中气氛稍缓,顾南云破坏镇魔塔法阵一事,现在众人都已明白,也不再追究于他了。

  元虚真人想想,这事也该告一段落,不禁微有叹息,他道“你们几个,就先退下吧本座会还他一个公道的。”叶岚婧与白昭策、江尧及贺兰儿四人一听之下,高兴万分,这时都已退到了边上去。

  接着,元虚真人望向顾南云,他神态变得温和起来,道“顾南云,你也起来吧”

  “多谢师尊”顾南云起身,面上如释重负地回道。

  元虚真人虽是神情温和,但语气依旧冷冷,他又道“此次本座先不罚你,这事疑点重重,你也难逃嫌疑,此番待把镇魔塔的法阵修复后,本座再行查明情况。”

  随着他话刚说完,四大长老中的高宏,面上微有急色,他赶忙道“启禀掌门师兄,现在镇魔塔法阵已经被毁,而塔上的法术加持也只有一个时辰左右,我等还是尽快前往镇魔谷一趟,以防止妖魔破塔而出。”

  元虚真人听着高宏说完后,其他的人也跟着纷纷附和。他点了点头,朗声道“那诸位同道,为了防止妖魔逃出,还请随本座前往镇魔谷”

  元虚真人说罢,殿中三大派一干重要人物,都是带领着弟子纷纷赶往了镇魔谷去。

  眼看着殿中的人几乎快要走完,只剩下了顾南云、叶岚婧与白昭策,江尧和贺兰儿几人。

  这时,叶岚婧已走到了大殿的门口,她扭头望了一眼顾南云,没有说话,只是嘴角裂开一抹了笑容,继而朝着镇魔谷方向御空而去。江尧与贺兰儿两人,在与顾南云说了几句话后,又都跟在叶岚婧的后头,一起御剑飞去。

  场中,只剩下了白昭策与顾南云二人,白昭策神情轻松,一手搭在他肩膀上,道“二弟,你也别多想了,为兄相信,这事很快就会真相大白了,放心吧”

  顾南云听后,淡然一笑,回道“大哥说得是,但愿如此。”

  “走吧,我们一起前往镇魔谷。”白昭策说道。

  顾南云点头,他与白昭策二人对望一刻,随即都“哈哈”笑出了声,一同走出清华殿,向着镇魔谷御空飞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