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尴尬事

作品:穿越之教主难为|作者:扬秋|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12-03 04:08:55|下载:穿越之教主难为TXT下载
  话题转到这里,不少人听蒙了,这位黎蕴小姐都已经订亲了,怎么还能进宫去呢?再说了,前后两次亲事都是同一个对象,要说彼此之间没感情,根本就没人相信。

  底下议论纷纷,有人说,定是禇三少那位亡妻做了什么,才使得两个有情人退婚,话里话外说的都是谢氏的错,结果又有人跳出来说,谢氏原有婚约的,是禇三少威逼她婆家退亲,她被退亲后,不甘好好姻缘被毁,要求名媒正娶八抬大轿迎进门。

  这话才说完,还没等人反应过来,此人怎么这么清楚禇三少的情况呢?该不会真是黎家的人吧?就有人先开了口,“所以姑娘家除了相看的时候,招子得放亮一点,还得注意别被像禇三少这般的绣花枕头给缠上。”

  当即在场的看客们全都笑了,夹在其中的几位姑娘家,闻言无不羞红了脸,就算再开放的姑娘,说到了亲事都难免羞红了脸。。

  这一笑一打趣间,没人注意到,刚刚那个知情人不知何时溜掉了。

  等大家回过味来,人早就跑得没影了。

  换了身装束,回到二楼的刘二,站在包厢门口望着楼下,还在讨论着刚刚他放的大消息,刘二这才施施然整装敲门,门开处,是杨柳的小脸蛋,看到是刘二,她板着脸往旁一让,让刘二进门来。

  隔壁包厢里的黎九爷叹了口气,跟着他出来办事的管事问,“九爷,您不管管?”

  “怎么管?人家说的都是事实啊!”

  怎么管,嘴长在人脸上,人家上下嘴皮子一碰,说的是什么,除了当事人谁在乎是真是假?

  “你说刚刚爆这消息的人,会不会是禇家的人?”

  管事摇头否认,“跟禇三少出来的人,都还在养伤,禇老太太就算得到消息,也没那么快下山来。”

  大概就是,单纯看禇三少或他们家蕴姑娘,不顺眼的人干的吧?

  可是赵国境内,会有谁看他们两人不顺眼,而想找他们麻烦的呢?应该没有吧?

  不对,管事忽地想起来,在赵国境内,应该还有人看禇三少不顺眼的,便提醒了黎九爷,“九爷,此地应还有人瞧三少不顺眼的。”

  “谁?”话问出口,黎九爷也醒过味来了,“你是说安阳侯?‘

  “正是。”管事点头又道,“那位七爷少小出家,对三少应该不甚熟悉,可那位安阳侯,可就不一样了。”

  人家可是卫所的指挥使,又有爵位,他姑母死在禇家,几个儿子死得只剩禇七爷,也就是圆悟和尚,圆悟不清楚禇老太太是怎么宠纵自家儿孙的,安阳侯岂有不知的理?

  “同是禇家儿孙,一个孤苦零丁,下人都敢欺负到他头上去,一个是不管犯了什么错,都有人替他善后,看在安阳侯眼里,岂有不恼的?”

  黎九爷若有有思,良久才道,“如果是他,倒说得过去。”

  停了下又道,“他这一手可真够黑的了!”一来狠狠的揍了禇老太太的心头肉一顿,出气啊!

  二嘛是给才讲和的禇黎两家又添嫌隙,三则是让禇家丢脸丢到赵国来。

  这消息要传回宇国去,禇家这脸丢得更大啦!

  一举数得啊!哦,别说,这还恰恰助黎教主脱身,瞧,人家玩得这一手,安阳侯要是认真对付起禇家,几个禇家都不够他玩的。

  黎九爷自以为是的把安阳侯当对手看,却不知安阳侯根本就没动手。

  事后知道了,安阳侯真是连连跳脚,怎么就错过这么个大好的机会呢?

  禇五老爷这里,也是气呼呼的,一笔写不出两个禇字来,没有分家都还是禇家人,就算他在西越出生长大,但他还是宇国禇家人。

  禇家的名声在赵国坏就坏了,但在宇国也传出鄙薄的名声来?这绝对不是他爹想看到的,当然啦!如果能借此把禇老太婆给整治一番,他倒是不反对,他爹要知道了,说不定就不会揍他一顿了!

  只是要怎么把老太婆给收拾了?嗯……得好好的琢磨琢磨。

  黎浅浅她们放了把火,就缩在二楼包厢里以观后效,刘二撒出去的鸽卫们陆续传消息回来,其中以禇五爷的动静最多,不是使人去涧澜山上见禇老太太,就是派人去凤家庄的驻点买消息。

  黎九爷其实也不遑多让,比禇五爷多了一桩,唤人伢子来,说是要买婢仆。

  挑了七、八个水灵灵的俏丫鬟,又挑了三四个健仆,尚有做粗活的仆妇,端的是财大气粗。

  这些人买来不是自己使,而被他送去侍候还在昏迷中的禇三少。

  其实禇三少已经醒过来了,只是脑子尚有些不清楚,说起话来颠三倒四的,他的心腹小厮见状,便对外推说禇三少还在昏迷中,以免有客上门探望,他对之前被人追着跑的场面太过印象深刻,就怕同样情况再度上演。

  却不知外头禇三少的名声已经臭大街了!

  这就是个渣男!他要不在成亲前,还对别的女子起别样心思,坏了人家姻缘,他的发妻谢氏就不会那么早死,他的未婚妻黎蕴也不会因为被退婚,而迟迟嫁不出去,好不容易等到表哥愿与她再续前缘啦!

  家里却又要拆散他们,把她送进宫去陪伴她姑姑。

  说好听是陪她姑姑,其实不就是因为年轻的侄女们好生养,日后生下一儿半女,正好过继到得宠的姑姑名下,至于她们?大概就是依附着姑姑和孩子,在宫里安静待过残生吧!

  谁让黎晨曦得君王圣宠呢!

  在凌云城的这些看客眼中,黎蕴真是个被命运捉弄的弱女子啊!大家一致认定,她进宫的生活肯定凄凉无比。

  却不知此时在宇国宫中,黎蕴正穿着华丽,坐在黎晨曦身边,听燕喜嬷嬷说话。

  宫中侍候君王的嫔妃,不乏年纪小不懂事的,初遭男女之事难免要哭闹,可她们要侍候的人是一国之君,断没有叫君王哄嫔妃的,于是教导她们**之事的嬷嬷,就是燕喜嬷嬷了。

  她们教授此课,可不像大姑娘上花轿前一晚,家里长辈拿了本书唬弄人,也不是丢一句,忍忍,忍忍就好了可交差的。

  有时候能不能入君王眼,从此飞上枝头做凤凰,就看这一遭啊!

  所以燕喜嬷嬷教的很用心,很仔细,黎蕴却听得有些漫不经心,这些东西她在家都看过春册子了,家里怕她嫁给禇三少时,会被谢氏比下去,早早就请了人教她。

  虽然教的不如宫里这两位燕喜嬷嬷教的仔细,但大体上都相同,因此她就听得走了神。

  两位燕喜嬷嬷看在眼里,却没说什么,毕竟黎蕴不过是黎家送来帮衬黎晨曦的,这一位主儿,才是重中之重。

  说起来黎晨曦进宫也有段日子了,也不是没侍寝过,但君王还是让燕喜嬷嬷来给她讲讲课。

  黎晨曦和燕喜嬷嬷都以为,君王派燕喜嬷嬷来授课,是为了那几个来陪黎晨曦的黎氏女,却不知君王的本意,就是让燕喜嬷嬷再给黎晨曦讲课。

  君王以为黎晨曦喜欢医术,遇到燕喜嬷嬷,应该谈得来。

  却忘了,黎晨曦是名医闻名,她瞧得上宫中这些教人男女之欢**之喜的嬷嬷吗?

  而且她是高高在上的嫔妃,这些嬷嬷面对她时,敢放开来跟她说话?

  于是乎双方都误解了君王的好意不说,还对一再重复上课感到有些头疼。

  倒是黎家其他几个姑娘,听得是又害羞又好奇的,她们都没出阁,也不像黎蕴这样早就订过亲的,这种男女之事,在家时谁也不会跟她们提,因此乍然听闻,都不禁羞红了脸。

  等燕喜嬷嬷退下之后,黎晨曦有点疲惫的打发侄女们走,侄女们乖乖福礼退下,只有黎蕴完全不会看人眼色的留了下来。

  “你有事?”黎晨曦对这个侄女的印象不是很好,总觉得她那双看似单纯的眼睛背后,藏着一个她猜不透的人。

  “嗯,姑姑,侄女听人说姑姑的医术很好,那姑姑这里有没有红丸?”

  “啥?”黎晨曦惊讶的反问,“你怎么会问这种东西?”

  “哎呀,姑姑,你就说你有没有就是。”

  黎晨曦摇头,“我这里怎么会有那种东西?等等,你,你问这个东西,是因为你……”已经不是完璧之身?所以才会需要红丸帮你遮掩?

  黎蕴笑眯眯的看着她,道,“会问,自然就是有需要嘛!姑姑头回侍寝,难道就没用过?”

  “我,我用那东西做什么?”黎晨曦大怒驳斥道。

  红丸是青楼女子用来欺骗恩客,说自己是处的造假物,黎晨曦会知道,是因为在外行医,也曾遇到有女子问起此物。

  那黎蕴又是如何晓得的呢?她,不是才订亲而已,还没嫁过去呢!等,等一下,她,之前就订过亲了……

  那个禇三少……“禇家那个混蛋之所以敢在成亲前退婚,是不是就是因为你已经跟他,跟他……”嗯,就算她现在已经算是成亲了,但还是脸皮薄得说不出啊!

  反倒是黎蕴脸皮厚得很,她毫不在意的笑了下道,“是啊!我及笄那天夜里,他来找我,说什么都已经订亲了,我就算是他的人啦!就要了我,呵,结果转天他就上门退亲了。”

  黎蕴之前有多爱他,现在就有多恨他,因为已经**于他,就算退亲,她也不敢嫁给别人,就怕人发现,他却在成亲后,又找她要她,知道她担心什么,还嘲笑她傻,说这有什么,只消一粒红丸就可以解决。

  便是因为如此,她才气恨难平,愤而对谢氏下手,如果不是谢氏的出现,她平平顺顺的嫁进禇家门,就算日后知道丈夫如此不堪,也就认了。

  但因为谢氏的出现,让她的婚事起了波折,她嫁不成禇三少,也不敢嫁别人,禇三少却还不放过她。

  本来她抵死不愿再同禇三少扯上关系,谁知她那位好姑姑竟然威胁她,要是不肯应了这门亲事,就要把她害死谢氏的事抖出去,逼得她不得不答应与禇三少订婚。

  她原是想,等成亲后,再想办法慢慢收拾他,谁知峰回路转,晨曦姑姑竟然进宫了,而且长辈们怕她年纪大生不出孩子来,从族里选了不少当龄的女子进宫,打着陪伴晨曦姑姑的名义,其实是想利用她们生孩子。

  她旁的都不怕,就算生下孩子去母留子都没关系,却怕头回侍寝时露了馅,到时自己死了不算什么,连累晨曦姑姑,还有其他姐妹及族人就不好。

  黎晨曦完全没想到,眼前的侄女竟然独自承受了这样的苦楚,“你,你娘知道吗?”

  “她不知道。”黎蕴冷笑,“我娘说,禇三少是再好不过的女婿了,我能嫁给他,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要我嫁过去之后,要听婆母的话,好好侍奉丈夫,侍奉好老祖宗。”

  黎晨曦想到自家的父母,便不再说什么,只是起身去内室,好一会儿,才提着药箱出来。

  黎蕴看着那个药箱,眼睛为之一亮。

  就见黎晨曦坐下后打开药箱,取出其中的瓶瓶罐罐,为她一一介绍功用,黎蕴的眼随着她的介绍渐渐黯淡下来。

  “银心,你去取个新的小药箱来。”

  银心是她进宫后,君王给她的宫女,很是精明能干,虽才到她身边不久,就已经越过其他人成为心腹。

  就见她很快取来一个新的小药箱,黎晨曦将那些瓶瓶罐罐放进去后,又从原本的药箱取出一个锦盒,“这是你要的东西。当初是一个姑娘求我做的,她因家贫,被卖去青楼,后来自赎己身,远离旧地想要从新开始,后来又遇到同样遭遇的姑娘,药陆续送出去了,这是最后一颗。”

  黎蕴眼睛一亮,慎重的将锦盒送入小药箱里,银心给药箱上了锁,然后把钥匙给她,黎晨曦又仔细交代了一番,才让她回去。

  等她走了,银心才低声问黎晨曦,“您把那些药全都给了她,不怕她……”拿那些药做歹吗?

  “就算她不会那些药,想要作歹,还是办得到,只要她姓黎,我们就谁也逃不掉,我想,但凡她不傻,就知道什么事不能做。”黎晨曦叹气,如果自己嫁的是黎漱,就不用担心生不出孩子,也不怕族里送一堆侄女来帮她固宠了!

  要跟其他女人共有一个丈夫,已经让她觉得很恶心了,如今还要跟侄女们共侍一夫,她想,这世上大概没有什么事能比这更叫人尴尬跟难堪的了!